当前位置: 首页 > 地方动态 >

浙江:两万政协委员合力治水

发布时间:2014-07-16 12:06 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

监督组在考察仙居县永安溪综合治理情况。吴深荣摄

  盛夏季节,家住杭州市西湖区古荡湾河的小刘,高兴地给北京的母亲打电话:“今年夏天不用担心开不了窗了,可以过来多住些日子。”让她放心的是,门前两台挖掘机正昼夜施工,多年的“龙须沟”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改观。更让她称道的是,4月28日她向政协监督组反映的问题,5月1日就开始不停地有机器和人马开进河道。

  这是浙江省“三级政协联动、万名委员同行、助推‘五水共治’”民主监督工作大力开展的一个缩影。

  为配合浙江省委提出的“五水共治”决策部署,今年2月至6月,浙江省、市、县三级政协首次联合启动“三级政协联动、万名委员同行、助推五水共治”专项民主监督,以界别活动组为单位,就近就地就便,组织三级政协委员到党政视角关注不到的边角盲区查找治水问题。先后实地查访1281个乡(镇、街道)、5886个村、4971条河(江、溪)、2848家小企业。靠着深入细致的功夫,政协民主监督反映的问题有依有据,提出建议客观管用,得到了当地党委、政府的欢迎和认同,民主监督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。

  瞄着问题去

  追着问题走

  “政协监督很实在,很接地气,真是不一样”。在武义县政府会议室,金华市委常委、武义县委书记钟关华,听完监督组的情况交流后,感慨地说。

  “不一样”,是因为监督组看到了许多“看似寻常却不简单”的问题,查出了不少“貌似相识却不知情”的问题。

  “要深入一线、深入实地、深入现场”。省政协主席乔传秀反复强调,“监督要真正深下去”。

  “深下去”是每个监督组的努力方向,渗透于监督的全过程。

  如何才能深下去?浙江政协用上了“十八般武艺”:不打招呼,不定时间,不定路线,不用陪同,小分队、蹲点式、暗访式……赴衢州监督组走进龙游县陶家山村,政协委员与村民拉起家常,村民说,“这里的水洗一下手就痒”。言者无意、听者有心。大家随即沿着村小塘分头找源头,陈清玲委员走到村东环线交叉口工业园区,闻到一股刺鼻气味,发现3个排水口里黑色的污水源源流出。经化验,这个排水口附近的地下水已被污染。

  “围堰怎么有渗漏?”第二监督组来到龙泉一矿区,对收集废水的围堰发出疑问。“前几天下雨没干,我这里防污染是最好的”,企业主拍着胸脯说。

  “高不过两米的围墙,怎能地基不牢渗水?”深谙建筑的浙江政协人资环委主任张苗根觉得里面“有名堂”。让这名企业主没想到的是,他蹲下身、撸起袖子,伸入污水沟,用力挖出底下污泥。泥水越向外掏,水越渗得急,最后挖出塞满塑料纸的暗管。

  监督组在武义县泉溪看到两根暗红色的水管,循管探究,发现电镀园区部分企业存在偷排现象;在宁波青蓝河看到流速慢,入河细测,发现有河网水力坡降低、垃圾沉底阻塞河道等问题;在衢州市郊闻到臭味,寻气追踪,发现部分养殖户污水漫溢、造成庄稼无法生长……

  在松阳走访一金矿,前方修路车只能停在半山腰,委员们二话没说,捡根枯枝当拐杖,徒步上山,半个多小时才到矿区,返回已是晚上8点多。在不锈钢铸造车间,委员们钻进嘈杂厂区,在刺鼻酸味的电镀区检测废水流量,在充满粉尘的抛光房检查排放污水水质,走出厂区喉咙发痒,眼睛干涩,事后想起若掉进氢氟酸池“连骨头都捞不上来”,不禁让人倒吸凉气。

  “地方不一定多,但每个点都是深入调查”。在龙游塔石溪,郑博光等委员沿溪深一脚浅一脚走了3公里、采了8份水样,化验pH值出了数字才放心。在丽水工业区,胡勇平等委员一步一滑下到15米落差的河底,闻到了呛鼻的水味。梁细弟委员为了解古荡湾水污染情况,早晚骑自行车沿河转,连续去了6次。

  “政协监督就要发现当地没有发现的问题,发现问题越多,监督越有底气”。省委督导组组长、省政协副主席陈艳华深有感触地说。

  督在关键处

  帮到点子上

  “治水监管已有不少,政协参与监督作用有多大?”不少政协委员打着问号而来。半个月的实践,从党政领导的肯定中、从群众竖起拇指的赞许中、从治水难题的攻坚中,大家由衷地感到,政协民主监督大有作为。

  “废水未经处理不能直排入管,废气没有处理也不能直排空中”。在丽水一阀门制造工厂,委员们钻进闷热的烧结机车间,看到污水横流,设备凌乱,听到周边群众抱怨,“夜间排放的烟雾呛得难以入睡”,没等擦掉额头的汗珠,委员们翻出新颁布的《环境保护法》条款向企业主叫板,“这是落后的工艺、落后的场地、落后的管理”。

  4月29日,在丽水市委常委(扩大)会议暨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上,陈艳华先让与会者看一段视频,一段被垃圾猪粪填埋的河道、一面被工业废水染得发紫的堤坝,一块被污水浸泡得变了颜色的石头,几根流出大片发红水的排水管……一幅幅画面触目惊心,引起一片嘘声。陈艳华动情地说,“瓯江这条母亲河在哭泣,因为沿江的子女不孝,把所有的污染扔给她”。

  市委常委会成员坐不住了,纷纷表态,一致表示要强化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绿色生态发展理念,以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抓手,直面问题,迅速行动,治出一个美丽幸福的新丽水。

  “不放弃一个细节,不遗漏一个环节。”监督中,委员们既注意抓表面觉察问题,更注意深究问题背后的问题。

  温州瓯海区的桐社河是远近闻名的“黑臭河”,不到500米的河道两岸,建有一家陶瓷市场,住着几万外来人员,垃圾入河,污水直排,河道堵塞,被群众称为“黑龙江”,去年以来当地对河道进行了整治。潘长旺、莫卫民、汪传凯等委员到监督现场后,兵分两组,一组坐上手划船,对着治理规划图逐点比对,一组拿着卷尺、竹竿,测量管径、量测河床,目数植树,访谈村户。

  在与当地有关部门沟通会上,委员们没有寒暄客套,开门见山指出,“现在只能算是应急性治理”,一口气说出了7个问题:黑臭现象没有得到缓解,排污管网建设仍未完成,河道清淤不彻底,垃圾堆放场一侧有排水口,沿岸建筑垃圾与废陶瓷未清理干净,河流因周边施工成为断头河,治理尤其是清淤工作流于形式。

  点到“痛处”的治理部门马上回应,要截污治污,查清地下管网分布情况,对清淤工作进行检查,对河道水体进行生态修复,全面清理河岸垃圾,包括生活垃圾、工业垃圾、建筑垃圾。

  查摆问题的出发点在于解决问题。针对查找的问题,监督组发动委员建言献策,与有关部门会商整改措施,让每一个问题都有具体的解决方案和时间表。

  有问题即整改

  小问题大整改

  古荡湾河位于杭州余杭塘的闹市区,是西湖区的主要内河之一,这里河水长年墨绿色,散发臭气,一直是周边居民投诉的热点。4月28日,省政协陈加元副主席带着委员专程到该河问诊,把化粪池溢入河里、水中垃圾多、水下黑泥1米厚等6个问题向区党政领导作了沟通,提出限期整改的要求。

  通报会后,区委书记王立华第一时间作出批示:要求区政府及有关区职能部门深入调研,尽快拿出切实可行的整改措施,尽快改善古荡湾河的水质,尽快让沿河一线的居民生活环境好起来。朱党其区长、周卫兵副区长立即召开专题会议,通报督查情况,要求有关部门和单位从中吸取教训,坚决杜绝类似情况的发生,并研究部署了五条整改措施:5月底前完成河道清淤,与相关省市单位沟通取得支持,对所有排污场所做到应纳就纳,增配泵站加大配水力度,对“河长制”问责,对沿岸群众宣传引导。

  信任是最好的尊重,行动是最好的支持。监督组一路走来,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真心欢迎和高度认同。嘉兴市把监督反馈材料以文件形式下发对照检查,台州市要求各级治水办原原本本学习监督反馈情况,萧山区委书记俞东来对反馈问题连夜作出批示。

  各级党委政府对监督问题的整改工作,坚持一把手亲自抓、负总责,组织力量,落实责任,严肃整改。

  青田西寮坑河黑臭俱全,县治水办第二天就组织人员清理两侧垃圾,拆除简易房,取缔废品收购点,向4家养殖场下发了拆除通知书。海宁金编园区红旗路上废品加工点废水直排,海宁市环保局当天就向6家造粒厂下达了违法行为改正决定书,造粒机配电箱现场查封,责令立即停止生产。南浔区针对部分河道整治后又有垃圾的现象,当场通知河长组织人员进行清理。松阳县新兴镇某养殖场污染严重,当地与养殖户终止合同,农业部门发出通知书,在存栏生猪养殖周期结束后关停拆除养殖场。舟山市对水质差、居民反响大的蓬莱河,组织2支队伍整治,对污水统一收集处理,沿岸生活区实现雨污分离,把一段地下暗河变为敞开式,河道很快改变了面貌。

  水的问题,表现在河里,根子在岸上。针对监督中发现的问题,各级党委政府注重从源头上找原因,制定常态化的治理机制,进一步明晰治水目标,完善治水措施,健全治水机制,防止类似问题发生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