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环保文化 >

水峪村访古

发布时间:2014-08-20 10:37 来源:光明日报 作者:admin 点击:
日前,北京市启动传统村落保护工程,将为52个古村落建档。有人不免问,为什么要保护古村落,它哪里好?

  因为古村落有我们祖宗生活的记忆;因为古村落里有唐诗宋词描写过的炊烟缭绕模样;因为古村落有接近远古的山水草木;因为古村落还保持着中华民族的古老风俗;因为古村落的人民纯真质朴没有杂念;因为古村落的阳光温暖窝心;因为古村落的夜空看得见北斗七星;因为古村落的一棱一瓦都有故事;因为古村落的阿姑阿婆会讲当地传说;因为古村落的泉水还在叮咚;因为古村落的饭菜无比爽口,等等。

  诸多原因中,我以为,最重要的,是古村落里有中华文明的根,有传统农耕社会的起源,那里有我们想回归的田园世界。不管我们行走得多远,在繁华都市中生活得多忙碌,古村落都是我们心灵深处的一处皈依,就像中国人离不开春节一样,到了既定的某一天,我们都想回家。

  几位朋友早前去京郊古村落游览,看到一株粗壮的泡桐树,大家纷纷猜测这棵树的年龄,都猜不准,索性问一下村中老人。巧的是,一位86岁的老人说,此树是他栽的,栽时他十六七岁。掐指算来,树龄已过70。

  古村落的树木,人们往往说得出来龙去脉,熟悉如同亲人。城市的树木不过是一种摆设,美其名曰“美化城市景观树”,跟谁都很冷漠,不亲切。就冲这一点,不愿意在拥挤的城市里丢了魂儿、失了性情、迷了方向的人们,都应该经常去古村落转一转,看一看,想一想。

  北京·水峪

  北京市房山区水峪村在今年初被住房城乡建设部、国家文物局列入第6批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。在北京市启动传统村落保护与利用工程后,水峪村已于近日启动了修缮工程。水峪村历史悠久,保护完整,让我们共同走进——

  ◆特约撰稿 陈旻

  离北京市80公里的房山南窖乡,有一个叫水峪村的小山村。那里保留着100多套、600余间明清时期的四合院民居。村子呈八卦形排列,依山而建。据说祖上都是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徙而来。村中的“千年古槐”、“百盘石碾”、“中幡”、“杨家大院”、“S型青石古道”,都令我好奇。

  我决定去访古。

  一踏上这个古老的山村,我顿时感觉到其古村风韵。与那些游人熙熙攘攘、商业气息浓郁的古村相比,水峪村宁静、质朴,穿透时空向我走来。

  进入村子的拱形门洞,便看见一条青石铺就的羊肠石道贯穿在小小的村落间。脚下的青石泛着微弱的光,历代足迹踏出一条路槽,是古老的见证。这便是水峪村的“S型青石古道”。顺着这条古道往前走,一个挑着农家货物的中年男子与我相向而行,山道上除了我们,不再有旁人。他的背影甚是健美,这样的男子,将大半生交付给了土地和劳动,看着他远去的脚步,只觉得那条山路十分漫长……

  古道两旁、缓坡之上,明清时期的四合院依山而建、层层升高。进入到山体的半山腰,山村一半阳光一半阴影,一半明媚一半忧伤。脚步所及之处,目光所视之地,似乎都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。四合院院墙全由石块垒成,院落宽绰疏朗,四面房屋各自独立,彼此之间有游廊联接。古朴的影壁上,雕饰精美的墙面和镶嵌其中的吉辞颂语彰显着主人的品味。

  一级级石阶,一座座门庭,有的门关着,有的门虚掩着。许多老宅的墙壁上还保留着清朝时的岩画、照壁题字。而老屋的主人,想必是经历了百转千折,以心境的曲折作为质地,才能与它互相映衬。

  水峪村是岩画的发祥地。村中一户王姓古宅,门楼上装饰的是绘有花瓶、宫灯、莲花图案的古岩画,可谓村中的珍贵古迹。水峪岩画可追溯到明朝甚至更久远的年代,这种独特的绘画艺术与村里的古建筑群密不可分。由于历史变迁,大部分岩画都被拆除或损毁了。

  不知不觉来到了古村最具代表性的“杨家大院”。这个院子是杨玉堂父子靠着经营八座煤窑发家后建筑的。杨家大院又名“学坊院”,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,主体建设以北方风格为基准,石砌而成,四进四出;蟠龙门岭,檐下石雕花卉簇拥。至今,院内还分别住着几位年逾古稀的老人。

  想必有关老宅扣人心弦的故事定是令人唏嘘不已。如今的院子住着杨玉堂的侄子杨万选。93岁的杨万选和97岁的王丽珍夫妇,相濡以沫走过了72年的岁月,如今已是四世同堂。93岁的杨大爷还能自理,97岁的王奶奶已经卧床不起。我去时,杨万选老人正在清扫院子中的煤灰,他沉默寡言,也少有表情。很想和老人聊聊天,多了解一些宅子里的故事,由于老人耳聪,我们无法语言交流,只得连比带划。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古宅,老人们在怡然自得中构建了一个与外界无争的小世界。

  古村中,还有几位八九十岁的空巢老人。他们的子女都相继走出了大山,在城里扎根后举家搬离,旧房无人理会,很快就被遗弃了。眼见着古村落以惊人的速度消失,这些老人也许就是水峪村最后的守望者。

  一位年届90岁的老奶奶望着斑驳破乱的房屋,喃喃自语:“孩子们都走了,没有人愿意留下了。”一个个久居于此的生命,使得这座古村葆有了一些生气,也保持住了生命的原始状态。我能从老人们的一声叹息中,察觉到无奈背后的隐忧。

  在晨曦中,在暮霭里,去品味古村的味道。许多空无一人的老房子,在光与影、宁静与安详中,时光的碎片在此停留——石墙破裂了,墙皮黄了,漆色旧了,老宅的房顶、脊栋、檐楣承受着风雨。窗外射进来的微弱光线里,升腾无数细微灰尘颗粒,在这里散漫而自由飞舞。许多斑驳的墙体如同一种写意画,房屋多半没有天花板,这一切陈年的遗留不显腌臜,使各种土俗的风物别具厚味,因此也使窥探历史有了可能。堆满了干柴和破旧农具的房屋一角,看到了几乎完美的石版画,颜色沉淀,兀自端然,我仰视观望良久。

  这些稀松的建筑墙体,尽管历经百年风雨的侵蚀,依然带有往昔的气势。无论是动荡或安定,老宅始终安静沉着。

  古宅之外,水峪村还有创下上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128盘石碾,大都是道光、光绪年间所造,时至今日仍全部可用;始于明洪武永乐年间,盛于清咸丰年间,作为民间自发的独具特色的中幡表演绝对也是一大看点。如今,水峪村的中幡表演已经被列为北京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在北京2008年奥运会上做了精彩表演后,更加声名远扬。

  站在村南山上俯瞰,是欣赏古村落的最佳角度。整个村子面南背北,S形的青石古道绵延穿过。飒飒清风中,水峪村的模样越来越清晰。只有收敛自我,才能享受最完美的自然。水峪村的最大魅力,就是取之自然,还原自然。

  老房子是有生命的。

  它们尽管默默无语,却是一个时代的灵魂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